你好,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新聞

不融資,不上市,這位神秘富豪如何打造全國最大的物流機隊?

[日期:2016-02-02] 來源:云創大數據  作者: [字體: ]

 

  你可以在各大媒體看到馬云,卻不常見到他的員工;你可以經常接觸到順風的員工,卻很難一睹其創始人——王衛的真容。就目前國內而言,順豐現已是僅次于EMS的快遞巨頭,牢牢占據了國內18%的快遞市場,卻不打廣告、不融資、不上市,也不做營銷推廣,面對各種外來融資誘惑,巋然不動,悶聲不響地穩坐國內快遞的第二把交椅。那它到底有何過人之處?這可能還得問其掌門人——王衛。

 

華南快遞的弄潮兒

 

  1971年,王衛出生在上海,父親是一名翻譯官,母親是大學教師。在7歲的時候,王衛全家移居香港,并在這里接受教育直到高中畢業。之后,王衛放棄了去大學深造的機會,小小年紀就開始了打工生涯。

 

  最初,王衛在順德做印染活,經常需要與香港客戶打交道。當時“前店后廠”的模式開始在深港一帶流行,貨運成為了不可多得的商機,但由于政策限制,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物流成為了發展瓶頸,給許多在廣東設廠的香港人造成了困擾。于是,逐漸出現了一種專門以攜帶通港快件進入內地的職業,每天往返于深港之間,人們稱其為“挾帶人”,王衛后來也成為了其中的一員。

 

  在從事“挾帶人”一段時間后,王衛更加肯定貨運是不可多得的商機,必須馬上辦快遞。1993年,在父親資助的10萬港幣支持之下,王衛與朋友在順德注冊了順豐速運,開始打造專屬的物流王國。最初的順豐速運只有6個人,他們的運輸工具也僅限于背包與拉桿箱,依靠這些簡陋的工具,王衛和其他5個朋友在香港與廣東之間來回運送貨物。

 

  為了搶占先機,當其他快遞要價70元一件時,順豐直接降價至40元。這一薄利多銷的做法瞬間吸引了大批顧客,在順德掀起了一陣快遞熱潮。與此同時,順豐采用加盟的形式,對于各地的加盟商而言,每新建一家分公司,便歸當地加盟商所有。由此,順豐的事業版圖由順德迅速蔓延至整個廣東省。1997年,順豐已經包攬了70%的通港快件。

 

  每一個硬幣都有兩面,加盟模式在幫助順豐急劇擴張的同時,也給其帶來了不少麻煩。由于過度放權,不少加盟商一家獨大,逐漸背離了總部的業務規范,甚至夾帶私貨,王衛因此收到不少投訴。此后,王衛開始了艱難的收權過程。當時,各地的加盟商已然成為了實力雄厚的土霸王,想要在老虎嘴里拔牙,顯然是十分困難的。據說,在整頓過程中,王衛招致了不少打擊報復,甚至好幾次還有生命危險。所幸的是,王衛最終在2002年成功完成了收權,使順豐由加盟制整改為直營制,并明確了其高端定位。

 

別人還在跑,他已經“飛”起來了

 

  2003年,SARS席卷東南亞乃至全球,空氣中彌漫著恐慌的氣息。為了預防SARS,口罩與板藍根一度脫銷,人們更是不愿踏出家門,紛紛通過各種快遞運送貨物。當時,一方面快遞量猛增,另一方面航空業務又變得十分蕭條,航空運價大跌,王衛意識到飛機可能成為未來快遞運輸的有力工具。

 

  事不宜遲,順豐開始緊鑼密鼓地與揚子江快運協商合作事宜,并順利租下了5架737全貨機,并將其中3架完全用于順豐的快件運送,往返于廣州、杭州與上海三個集散中心之間。除了租用揚子江的專機以外,順豐也與國內多家航空公司達成協議,充分利用覆蓋230多條航空線路的客機腹艙,在多個城市之間快速運送各種貨物。

 

  自此,順豐成為了國內第一家使用貨運專機運送貨物的快遞新貴。雖然租用飛機的價格不菲,每小時租金就得幾萬塊,但其幫助順豐贏得了時間,在快遞的時效性上取得了絕對的優勢,即使前一天6點取貨,第二天早晨快遞員便能把貨物送達目的地,而1千克以內的快遞運費僅為20元。如此順暢的快遞體驗,使順豐的口碑炸裂,暴增的業務量也隨之而來。此后,順豐每年都保持50%左右的增速。

 

  截止2014年,順豐已經擁有29萬名員工,在全國建設了3個分撥中心、將近100個中轉場,全球營業網點超過9000個,覆蓋了國內32個省近200個大中城市、900多個縣級市或城鎮以及海外營運點??梢哉f,順豐依靠速度與規模經營發展壯大,同時又促使其規模的不斷擴張,進一步鞏固其速度優勢,從而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。2009年,中國民航局正式批準籌建順豐航空有限公司,順豐從此有了自己的航空機隊。截至目前,順風已經擁有25架貨機,成為中國最大的航空貨運公司。

 

“在順豐,任何行為都不能夠以生命為代價。”

 

  在快遞行業,順豐自創始之初就實行計件工資制度。除了基本工資以外,快遞員可從每一個快件中提取固定比例的業績工資,多勞多得,收入可預期。2010年,順豐快遞小哥的工資事跡就曾在微博上引發熱議。當時,某公司價值2000元的快遞件丟了,快遞員成為了重點懷疑對象,被激怒的小哥自曝家底:“我一個月工資一萬五,會為了你這2000塊的禮品丟這個飯碗么!”瞬時一片寂靜。

 

  對于白手起家的王衛而言,他想帶給順豐及其員工的遠不止于收包裹、運送快遞。在他看來,員工與順豐不僅是雇用關系,同時也應該追求精神上的共鳴。除了基本的內部晉升與職業培訓以外,王衛也在順豐內部發行刊物,為廣大職工提供各種心理輔導與法律咨詢。此外,他還組織單身同事聯誼,希望員工在順豐這個大家庭中擁有自己的小家。

 

  順豐以“快”著稱,其快遞員為了送件也是夠拼的。曾經有兩名順豐快遞員在遭遇車禍、深受重傷的情況下,仍然堅持等到公司的快遞接管隊伍到達之后,才肯上救護車。為此,兩人還被評為年度優秀員工,由王衛親自頒獎,但王衛一邊發獎,一邊卻說道:“在順豐,任何行為都不能夠以生命為代價。我不鼓勵這么做。”

 

低調的王者,馬云最佩服的人

 

  貴為世界頂尖級速遞公司,聯邦快遞(FedEx)、UPS等海外巨頭從未停止宣傳,它們的廣告不斷推陳出新,在全球范圍大規模宣傳,而順豐卻反其道而行之,作為本土快遞企業,廣告宣傳卻極少,很難在各種傳播媒介發現它的身影,正如王衛一般低調。但就是這么一家低調的本土民營企業,卻在2004年拒絕了聯邦快遞50億人民幣的收購,而當時順豐的股價也才十幾億。原因無他,只因王衛的順豐定位是“中國未來的聯邦快遞”,怎能提前繳械投降。

 

  對于順豐的長遠發展,王衛也曾多次表示不融資,也不會上市。王衛承認,上市可以獲得企業所需的資金,順豐未來的發展規劃也需投入大量資金。但是,他也表示,一旦上市,順豐就必須為股民負責,集中注意力于每天的股價,使其不斷上漲,公司更多的管理決策就會從企業利潤的角度出發,這樣容易變得浮躁,這也并不是王衛想要的。

 

  雖然順豐沒有上市的打算,但是多個風險投資家與私人股權投資基金都不愿意放棄這塊肥田。他們往往想方設法,通過各種渠道爭取與王衛面談,有人甚至報價50萬的中介費,只為和他吃個飯,但王衛是出了名的低調,根本不為所動。此外,花旗銀行為了合作,更是狠下血本,付給咨詢公司1000萬美元的傭金,只為一個面談的機會。

 

  2008年,世界金融危機爆發,諸多快遞企業轟然倒下,順豐也差點在這次金融浩劫中倒閉。此后,為了更好地應對金融困境,脫離危機的順豐開始優化資本結構,王衛也逐漸接納了融資的想法,元禾控股、招商局集團、中信資本以不超過順豐25%股份的總投資,成為了順豐的新股東。即使如此,王衛仍然堅持順豐不會上市。

 

  在2015福布斯中國排行榜上,王衛以254億的身家位居32位,而馬云以超過1000億的財富值,穩坐財富榜第二把交椅。即使如此,馬云曾表示,自己很難管理好龐大的快遞業務,所以他最佩服的就是能夠管理好7萬基層快遞員工的王衛。早前,馬云也曾在香港多次約見王衛,但始終沒能一睹真容。

 

  王衛的低調,也許與其宗教信仰有關。王衛信佛,據說其辦公室還有6尊佛像。因此,在他看來,錢財與個人成就無非都是因緣際會罷了,沒有必要過分關注,也不值得過度渲染,而企業要長久發展,管理者應有一點藝術家的氣質。所以,當會見招商局董事長李建紅時,他穿著破洞牛仔褲和白襯衫;雖然每天工作14個小時,卻定期到一線收發快遞,同時熱衷于極限戶外運動,更是對時速高達80公里的自行車——downhill尤為著迷。

 

收藏 推薦 打印 | 錄入:Cstor | 閱讀:
相關新聞      
定位胆游戏规则